首页 > 说说 > 李孟苏 | 女权主义者梦露永远36岁

李孟苏 | 女权主义者梦露永远36岁

公众号名称:vista看天下,公众号:vistaweek - 查看(38) [2021/4/16]



李孟苏

从事媒体行业超过20年,对英国文化有研究。

曾任职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和ELLE China。


庄园的下午茶

有人说写八卦的没脑子,也有人说写时尚的少情怀,其实吧,套用时下的热烈词藻,我们不仅有眼前的苟且,还有远方的时尚八卦,于我,写不好八卦的时尚人不是合格的码字达人。



在性侵是“传统”的好莱坞,梦露罕见地逃脱了潜规则的侵害。在对“性侵”讳莫如深的时代,她打破沉默,公开自己遭遇潜规则的经历,并谴责社会对受害者的“荡妇羞辱”,这是非常勇敢的,对1970年代的女权运动产生了重要影响



有种习惯叫给逝者点蜡。每年的8月5日,一大早刷手机,就能看到一支支为玛丽莲·梦露而燃的红蜡烛。这一天离世的还有革命导师恩格斯、英国银幕巨星理查德·伯顿,怎么就没什么人给他们点蜡呢?


如果没有在1962年8月5日凌晨死去,梦露一定不愿面对今天的镜子。2018年的6月1日,是梦露92岁的生日,如果她看到镜子中自己皱纹纵横、老态龙钟的模样,是否会庆幸自己的美貌永远定格在了36岁呢?她似乎预料到了自己的命运,曾意味深长地说过:“我希望在我变老的时候也不必整容,我必须对自己的面容保持忠实,有些时候我想,避免衰老其实很简单,那就是在年轻的时候就死去,但这样你就无法走完生命的历程,是这样吧?你永远不能了解完整的你。”


梦露太早走完了生命的历程,永远不能了解自己死后竟然被演绎成20世纪的特洛伊海伦、埃及艳后,流言不断。她的魅力不仅仅在于肉体上的诱惑——这些别的女明星也有,她独特之处是她展现出来的柔顺。柔顺是“软弱”的体面说法,正如英国演员劳伦斯·奥利弗评论她:“看看这张脸——她可能只有5岁大。”今天我再看梦露,发现她可不软弱。她甚至算得上女权主义者。


梦露的形象被固化为“典型的男权社会受害者”,她自己也在形象上加以迎合。假痣是西方女性从中世纪就开始的美容品,梦露也在嘴边的脸颊上装了假痣,活泼又风流。


她深知好莱坞、男性世界热爱金发女郎,因此在白金色头发上花的金钱和时间远远多过身体其他部分的护理。每周六都会有顶级染发师从圣地亚哥飞到洛杉矶给她染头发。在拍摄《愿嫁金龟婿》时,梦露看到剧组里有位小演员也是金发,立刻要求导演解雇她。


另一方面,她要竭力改变制片商强加给她的“金发傻白甜”形象,不愿充当装点别人生活的奶油裱花。她有个闺蜜朱迪·嘉兰,是《绿野仙踪》一片多萝西的扮演者。嘉兰写过一篇文章,生前没有发表,去年美国《人物》杂志刊登了出来。文中写道,某次好莱坞派对,梦露寸步不离嘉兰,她说“我害怕”,“这些话只能跟你说,因为你懂的”。梦露去世7年后,嘉兰也因过量服用安眠药身亡。这样的嘉兰认为梦露的抗争以失败告终。


随着年龄增加,我不再认同嘉兰的观点。没错,梦露是矛盾的。她有粗俗之处,会开粗鄙的玩笑,参加甚至组织性乱派对,似乎有性瘾,她的天真、肉欲、欢快使她成为战后男人的“玩伴女郎”。她强硬决绝地与电影大亨们斗争,成立了自己的制片公司。看今年出版的梦露传记《那姑娘》(The Girl)——梦露在《七年之痒》中扮演的无名角色就被称为“那姑娘”,作者米歇尔·摩根(Michelle Morgan)说,在性侵是“传统”的好莱坞,梦露罕见地逃脱了潜规则的侵害。在对“性侵”讳莫如深的时代,她打破沉默,公开自己遭遇潜规则的经历,并谴责社会对受害者的“荡妇羞辱”,这是非常勇敢的,对1970年代的女权运动产生了重要影响。


她蔑视传统道德观念,“如果我遵守每一条规则,那我哪儿都去不了了”。在男女关系中,她很懂得占据主动地位。她会毫不犹豫地和工人丈夫离婚,选择有权势的年长男人作为伴侣,先后嫁给美国最出色的棒球明星和最出色的剧作家,成了总统兄弟的情人。唏嘘的是,她在寻找缺席的父亲,有意无意忽略了这类男人的专横跋扈。她还与摇滚歌星、垮掉一代诗人往来密切,约会的男人是马龙·白兰度、蒙哥马利·克里夫,他们的表演风格叛逆,气质截然不同于好莱坞传统男演员。


在电影中,梦露往往要赞扬男主角的绅士风度,以此激发出男人的阳刚之气。与其说她衬托男性,不如说她一生都在通过男人进行自我塑造。她可真是激进主义者和反叛者。

看天下427期专栏

点击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文章


扫一扫 手机访问